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会计知识
联系我们

从财报看短期偿债能力

2019/8/6 12:16:52      点击:

根据@乐居财经 统计的数据,截止7月27日,新城控股共计转让15个项目,交易对价合计68.6亿。

这是新城控股新董事长王晓松上任后,多项大手笔其中之一。

房地产行业对现金流要求极高,新城控股股价下挫,销售额下滑的可能性,都会直接影响到公司未来的融资能力,而没有资金对房地产公司是致命的。项目转让很可能是在负面消息之后的主动应对之道。

资金是维持公司运转的血液,流动性风险对公司来说是致命的,短期来看远比利润更重要。雷军也曾在一次关于创业的演讲中说:对创业公司来说,没钱是最大的风险,公司至少应该有能维持18个月固定成本的资金,应该在上一轮融资的钱花到一半的时候开始准备下一轮融资。

上市公司来说,偿债能力是分析公司流动性风险非常重要的手段,具体可以从这样几个维度着手。

 

偿债能力指标体系

偿债能力分析是公司的安全性和风险分析,常用的分析指标有:

流动比率: = 流动资产/流动负债,衡量的是公司短期债务到期前,流动资产可以变现偿还债务的能力。一般地,认为流动比率大于2是比较安全的。

速动比率:= 速冻资产/流动负债,衡量的是公司可以快速变现的资产,可以变现偿还债务的能力,与流动比率相比 ,速动比率中的速动资产只包括公司的货币资金、短期投资应收账款,也就是具备更强变现能力的资产。一般地,认为速动比率1:1 是比较合理的。

利息保障倍数:= 息税前利润/利息费用,衡量的是企业用利润支付利息的能力。公司的投资人希望通过举债放大财务杠杆,增加投资收益率,但公司的债权人同样要确保债券本金和利息安全。从长期来看,只有企业的利润能够覆盖利息支出,企业的赢利能力才有保障,债权人的本金和利息才能有保证。所以,利息保障倍数,也是一个看长期偿债能力的指标,为了考察公司偿债能力的稳定性,至少应该看5年以内的稳定利息保障倍数,且至少应该大于1倍。

产负债率: = 资产/ 负债,资产负债率不仅反映了公司整体的偿债能力,也反映公司的财务风险财务杠杆系数与资产负债率息息相关。《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举措。国企的资产负债率一般是要求维持在50%左右的水平。而70%的资产负债率是比较常用的一个临界值。当然,不同公司因为行业特点会有明显差别,比如房地产、银行是典型的资产负债率比较高的行业,并不能完全以绝对数值做判断。

所以,实际分析资产负债率的时候,一般是先看绝对值,然后再同行业做对比来判断公司的整体流动性风险。

有息负债率:= 带息负债总额/负债总额,其中,带息负债 = 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长期债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有息负债率是资产负债表的修正指标,侧重于反映未来偿还有息负债的压力。相比无息债务,有息债务要同时偿还本金和利息,有更高的流动性需求。而且,从公司经营角度,公司的无息债务主要体现为应付账款、应付职工薪酬和应交税金,属于公司内部债务,相比外部债务延长期限的可能性更大。

结合公司财务报表数据,偿债能力相关的指标可以很容易得到,在分析过程中,一方面可以参考各个指标的建议范围,重点关注偏离较大的情形,比如,融创的资产负债率一直比较高,那就需要重点看能不能维持好的业绩来支撑。另一方面,则需要对指标数据进行横向和纵向的对比,结合公司以前年度数据看,是不是偿债能力在恶化;结合同行业数据看,是不是在同行业中风险最大。

 

指标之外的偿债能力分析

偿债能力分析指标体系能直接从公司的财务数据出发,快速了解公司整体债务情况。但是,我们都知道,报表数据是静态的,是对过去的反映,而公司的经营是动态的,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指标之外,也还需要考虑其它与经营有关的数据,才能有更完整的视角。

1、未来的现金流和盈利

在公司的持续经营过程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入是最注意的现金流来源,如果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已经失去地位,无法获得利润和现金流,那么,即便此刻的报表数据还好看,也会是危机四伏。

经营活动之外,如果公司盲目扩张,大量的现金用于扩张或进入新的领,却无法创造收益,那最终公司的偿债能力肯定也会下降。比如,今年4月,西部矿业披露业绩预告更正公告,称公司投资的青投集团存在减值迹象,可回收金额为零,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这几乎是西部矿业自上市以来全部净利润之和,也让公司有了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这几十亿的投资,不能带来收益,还需要其它业绩来弥补,势必对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产生极大影响。

2、或有事项对现金流的影响

上市公司提供担保已经是很常见的事情,担保也就意味着上市公司可能会需要承担额外的连带责任,但类似这种或有事项在不确定之前并不会体现在财务报表数据中,而是属于表外业务。所以,在看报表时,也需要关注附注中所披露的信息,包括担保、抵押、诉讼,都可能造成额外的现金流出,成为新的流动性风险。

比如,2015年,山煤国际的全资子公司华南公司,违规为广州大优煤炭销售有限公司的2.2亿借款提供担保,之后大优公司经营亏损,山煤国际华南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3、资产的变现能力

在计算流动比率的公式中,流动资产包括了货币资金,也包括了应收账款、存货等资产项目,但是流动资产的真正变现能力,只看余额是无法判断的,而是与公司的经营密切相关。应收账款可能因为客户经营困难无法回收,存货可能因为市场萎靡无法销售出去,甚至货币资金中都可能有很大部分是属于无法动用的保证金(典型的如为应付票据的保证金)。如果资产的变现能力很差,那即便比率很好看也不代表公司有很强的偿债能力。

前不久,东阿阿胶半年报业绩预告大幅亏损,详细的报表数据还未公布,亏损来源不得而知,但从2018年年报来看,有可能是因为存货和应收账款积压。这显然是对资产变现能力的考验。

4、还有的融资空间

看过《西虹市首富》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得,王多鱼在意外有了大笔资金后,想要赔钱都不容易,投什么什么就赚。理论上说,公司破产首先是因为钱,如果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只要不是彻底的夕阳产业,那公司极大可能会活下去,甚至活得很好,亚马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所有通常是,有盈利的预期,公司就能融到资金;公司有了钱就可能创造未来的盈利能力,这是一个正向促进的过程。即便现在的盈利能力很差,即便现在的偿债能力很差,如果公司还能融资能力,那么流动性风险就可以忽略。

在分析公司的偿债能力时,还需要重视的就是公司未来的融资空间,公司是不是还有无形的资源优势是可以带来融资的;是不是有很强的靠山可以提供资金支持;是不是有新的股权融资计划或者发行债券的计划;这些都会带来现金流的改善,比单看指标更有实用价值。

典型的如A股的银行,市场能看到发行债券的公告。

 

公司总是处在一种动态变动的状态,尤其是与现金流有关的活动,更是如此。财务报表数据所能反映的公司偿债能力,是最基础的参考信息,是了解公司的风险的第一道窗口;之后,从经营视角出发的信息挖掘,是更完整地了解公司安全性必不可少的环节。